任人鱼肉的女孩儿   强暴小说   点击:加载中

情色小说-任人鱼肉的女孩儿

从表面来看,申美婷是绝对的淑女,书香门第出生,从小到大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然而在她内心深处却隐藏着许多羞于启齿的秘密。申美婷不喜欢男生,尽管在学生时代追求她的男生不计其数,但她对她的追求者从来不假辞色,人们都以为她清高,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只对女人感兴趣,她是同性恋者,可惜她扮演的乖乖女兼好学生的家庭和社会角色不允许她暴露性取向。更令她难以启齿的内心秘密是:她不仅是同性恋,同时还长期受到受虐幻想的困扰。这种受虐幻想从童年记事时起就开始了,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频繁。午夜梦回,半睡半醒间,情欲之火总是莫名地点燃……突兀的绑架,幽暗的地牢,美艳的女匪们对她尽情羞辱,轮番施暴……黑色的皮鞭,紧缚的绳索,火热的嘴唇,浑圆的曲线……这些就是她经常在梦境中见到的场景。渐渐地,她知道了SM,虐恋等词,她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有受控制,受支配,受奴e待倾向的M。大学时代,她将这一切深深压抑,只敢在偶尔得闲时躲在网吧的角落里偷偷浏览一些国外的女同SM网站,而现在,她走向了社会,她已经是一个拥有独立居室的单身上班族……
  丁曼云的那套住宅是一个具有独立院落的三层小洋楼,申美婷的房间就在最顶层,宽敞而静谧,还拥有独立的盥洗室。一天工作下来,吃过晚饭后,申美婷就开始浏览久违的女同SM网站。她非常羡慕那些西方同好的生活,她们可以纵情享乐,让人性获得释放和张扬,只要不损害到他人就无须担心自己是社会的极少数而受到歧视。看着那些活色生香的女同SM视频,申美婷压抑已久的心一片火热,情欲激荡。她一边浏览着视频,一边轻轻解开衣服,手伸到衣襟内摸索起来,室内回响着她低低的喘息和呻吟,淫靡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良久,她压抑着娇哼一声,攀上了欢娱的顶峰。
  这样子白日作淑女,夜晚作淫娃的生活又持续了数周时间,申美婷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有双眼睛早就在暗中注视着她的一切,她在这间屋子里的所作所为都被那双眼睛一览无余,可怜的她还蒙在鼓里。这晚,申美婷在一家收费的欧美女同SM网站下载了一段香艳的视频,视频里的女主女奴都性感异常,而调教场面也火暴之极,令申美婷一看之下顿觉神魂颠倒,两腿发软。她现在胆子越变越大,索性脱得一丝不挂,倒在床上就开始边看视频边自慰。渐渐的,她的感官变得模糊,热意在体内不断翻腾。她眼帘微合,双腿大张,手指急速律动,正值飘飘欲仙,临近高潮之际……突然,她的耳边传来一声冷哼,这声冷哼不啻晴天霹雳,把她火热的欲望顷刻间驱散得一干二净!她猛地睁开双眼,只见一个高挑的倩影正袖手站在她面前,正是丁曼云!
  此刻的丁曼云面沉似水,目光冷厉地打量着两腿张开,双手正停留在自己私密处的申美婷。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几秒钟后,申美婷才意识自己的模样是如何不堪,连忙张皇失措地扯过衣物和毯子遮掩着,同时支吾道:“丁阿姨,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怎么连门都不敲?”“哼!我要是叫门哪还看得到这么‘精彩’的一幕?”丁曼云一边冷嘲一边上了床,向申美婷爬去,她双手撑在伸美婷的身体两侧,将脸颊迫近申美婷的脸颊,目光炯炯地逼视着她。在这锐利目光的注视下,申美婷越发窘迫不安:“丁阿姨,我……我只是……”“不用解释了!”丁曼云打断道,她背对着电脑显示器的光亮,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小婷,我真没想到你是一个如此不知羞耻的女孩,居然喜欢这样的东西!”她抬手向后指着电脑显示器上那些不堪入目的SM视频道:“你实在太堕落了!”说着甩手“啪”地给了申美婷一记耳光,这记耳光也打碎了申美婷的自尊心,让她无地自容,彻底失去了镇定。“丁阿姨,对不起,我……我以后再也不会……”“哼!还有以后吗?你现在就这么淫荡下贱,将来还不知会堕落成什么样子!我都不知该怎么向你妈妈交代!”丁曼云起身从腰间解下一段白色的绳索,甩了甩道:“小婷,一个人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阿姨现在就要好好惩罚你,让你知道女孩子不守规矩的下场!”说着,她一把捉住申美婷的脚踝开始捆绑起来。
  “丁阿姨,别这样,我知道错了!”申美婷见丁曼云来真的,急忙挣扎哀求,心头也蓦地升起一股疑云:丁阿姨的绳索是哪来的?怎么好象早有准备?还有,自己明明在“偷欢”之前给门上了锁,丁阿姨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破锁而入的?她来不及细想,一只脚的脚踝已被绳索牢牢缠住。丁曼云将绳索挽了个十字节,又捉住她同侧手腕缠缚起来。申美婷发现,自己的力气跟丁曼云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很明显,这个貌似贵妇的中年女人平时就注重健身,锻炼得非常有素。不一会,申美婷的一边手腕和脚踝就被绑在一处,绳索又向她脖颈绕了过来,在脖颈上缠上数圈,挽了个死扣,这才向下拢过肩部,箍住乳房,继续向下……直至两条绳索深深陷入胯下那道缝隙……最后,绳索才从胯下穿出,将另一边的手腕和脚踝绑在一处。
  申美婷的样子非常狼狈,身体蜷曲跪伏在床,光溜溜的臀部高高撅起,双手手腕从大张的两腿间向后穿过,与脚踝缚着。无论她抬手,并脚,还是伸腰,都会勒紧她的脖子,乳房,以及胯下的要害,引起强烈的不适,所以她只能保持着这个难熬的姿势“唔唔”悲喘着 ,此时的她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丁阿姨,你不能这样,你……你这是侵犯人权。”“哼哼,我这是替你妈妈管教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坏女孩。”丁曼云悠然道。她轻轻拨动穿入申美婷胯下的两根绳索,绷紧的绳索弹入花蕊缝隙的嫩肉中,发出轻微的“噗噗”声,又痛又痒,“呜……不要!”申美婷骤然遭受这样的刺激,忍不住尖叫一声,随即她的嘴就被丁曼云捂住。丁曼云一手捂住申美婷的嘴,一手巴掌不断落在她朝天裸露的臀上,很快,雪白的丰臀就被掌得一片通红。
  被性感女人玩弄和羞辱,这本来是申美婷一直在幻想并等待的事情,现在似乎美梦成真了,然而她却全然没有好好享受一番的心情,因为正在虐罚她的可是妈妈的闺蜜兼自己的顶头上司,只要一想到对方的这两个身份就令她兴趣顿减。她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欲,只可惜,她的心是这么想,身体却不这么想,在丁曼云的捆绑,掌掴,以及不断扯动胯下绳索的挑逗下,她的身体已经违心地做出反应,蜜露汩汩渗出,很快就一片濡湿。“看看你,下身全都湿透了,现在还不肯承认自己淫荡下贱,不知羞耻吗?”丁曼云嘲弄道,捂住申美婷嘴巴的手也暂时松了开来。“不!我不是不知羞耻的坏女孩,丁阿姨,求你放开我,我只是……我只是一时冲动罢了。”好不容易得到开口机会的申美婷趁机哀求道。“啪!啪!”话未落音就迎来丁曼云两记响亮的“臀光”!
  丁曼云边掌臀边冷笑道:“哼哼,还敢嘴硬,那好,丁阿姨今天就让你原形毕露!”说着竖起中指,从屁股后面向申美婷的蜜穴中缓缓插入……“不要,不要,丁阿姨求你别……”申美婷四肢颤动,竭力扭着屁股躲避丁曼云手指的进犯,但她被捆绑的这个狼狈姿势本来就是任人鱼肉的姿势,哪里有躲避的余地?恍惚中好象听见轻微的手指划破淫液的“滋”的一声,丁曼云那保养得很好的丰润而饱满的玉指就插入了申美婷的蜜穴。“呜……”申美婷悲喘一声,知道自己已被丁曼云无情地占有。不过这只是开始,丁曼云不但要无情地占有,还要尽情地玩弄!手指很快就在蜜穴中抽送起来,一手抽送,另一只手还不断掌臀,实施着虐罚。“承不承认自己是坏女孩?哼,承不承认?承不承认?承不承认?啪,啪,啪……”屋内回荡着丁曼云成熟而性感的中年女声和掌臀声,手指在蜜穴中的抽插也越来越快。“啊,啊,啊,啊……”初经人事的少女终于抵挡不住情欲的诱惑,意志开始涣散在汹涌而至的快感中……
  狂野的高潮过后,丁曼云用纸巾擦拭着沾满蜜露的手指,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嘲弄道:“早就叫你别装,你还嘴硬,非逼阿姨日你,结果呢?一日就现原形。告诉你,女孩子是真要脸还是假要脸,阿姨我一眼就能看穿,装不了的。”申美婷趴在床上,绑缚还未解开,羞怒交加地道:“丁阿姨,你可是我妈妈最要好的朋友,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妈妈吗?”“哼,我正是为了对得起你妈妈才要好好教你怎么作一个真正的淑女。一个淑女要懂得羞耻,懂得自爱。你的问题就是性欲太强,又不知羞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性欲。哼,天天手淫,没人玩你你就自己玩自己,这还是在阿姨家里,背着阿姨还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玩过,女孩子象你这么堕落的真是少见!”丁曼云狠狠地羞辱道。“你……”申美婷浑身直打哆嗦,感觉如同被人当街扒光了衣服,她不甘心地强辩道:“你胡说!我哪有?”“哼,”丁曼云冷笑一声,从衣兜里摸出一个U盘插到电脑里道:“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好好欣赏一下吧!“
  影音播放器播放出来的U盘内容如同申美婷这段日子以来的私生活记录大全,一段又一段她浏览黄色网页和自慰的视频,视频里的她恣情放纵,完全沉迷于欲海中不能自拔,哪里有丝毫淑女的风范?这段视频一放,申美婷的骄傲彻底被击碎,只能心虚地喃喃道:“你……原来你在我房间装满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你怎么可以窥探我的个人隐私?”“哼,你妈妈把你交给我,我自然要对你负责!你这么不知羞耻,阿姨要是不剥夺你的隐私权你还不知堕落成啥样!阿姨不但要剥夺你的隐私权,还要剥夺你的人身自由权,今后阿姨会替你妈妈好好地管教你。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把你这些视频录象传给你妈妈看!”丁曼云说完这些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她拿着一条貌似短裤的金属和皮制混合品走了进来。她将此物扔在申美婷面前道:“认识这个吗?这东西叫贞操带,戴上这东西以后,你就再也别想背着阿姨偷偷手阴。不过在戴上贞操带之前,阿姨还得帮你把阴毛剃掉!”说着,她掏出一把刮毛器摁动了开关。
  狂野的高潮过后,丁曼云用纸巾擦拭着沾满蜜露的手指,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嘲弄道:“早就叫你别装,你还嘴硬,非逼阿姨日你,结果呢?一日就现原形。告诉你,女孩子是真要脸还是假要脸,阿姨我一眼就能看穿,装不了的。”申美婷趴在床上,绑缚还未解开,羞怒交加地道:“丁阿姨,你可是我妈妈最要好的朋友,你这么做,对得起我妈妈吗?”“哼,我正是为了对得起你妈妈才要好好教你怎么作一个真正的淑女。一个淑女要懂得羞耻,懂得自爱。你的问题就是性欲太强,又不知羞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性欲。哼,天天手淫,没人玩你你就自己玩自己,这还是在阿姨家里,背着阿姨还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玩过,女孩子象你这么堕落的真是少见!”丁曼云狠狠地羞辱道。“你……”申美婷浑身直打哆嗦,感觉如同被人当街扒光了衣服,她不甘心地强辩道:“你胡说!我哪有?”“哼,”丁曼云冷笑一声,从衣兜里摸出一个U盘插到电脑里道:“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好好欣赏一下吧!“
  影音播放器播放出来的U盘内容如同申美婷这段日子以来的私生活记录大全,一段又一段她浏览黄色网页和自慰的视频,视频里的她恣情放纵,完全沉迷于欲海中不能自拔,哪里有丝毫淑女的风范?这段视频一放,申美婷的骄傲彻底被击碎,只能心虚地喃喃道:“你……原来你在我房间装满了摄像头和窃听器,你怎么可以窥探我的个人隐私?”“哼,你妈妈把你交给我,我自然要对你负责!你这么不知羞耻,阿姨要是不剥夺你的隐私权你还不知堕落成啥样!阿姨不但要剥夺你的隐私权,还要剥夺你的人身自由权,今后阿姨会替你妈妈好好地管教你。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把你这些视频录象传给你妈妈看!”丁曼云说完这些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她拿着一条貌似短裤的金属和皮制混合品走了进来。她将此物扔在申美婷面前道:“认识这个吗?这东西叫贞操带,戴上这东西以后,你就再也别想背着阿姨偷偷手阴。不过在戴上贞操带之前,阿姨还得帮你把阴毛剃掉!”说着,她掏出一把刮毛器摁动了开关。
  丁曼云手持嗡嗡作响的刮毛器向申美婷私处袭来,申美婷羞得大叫:“不要,丁阿姨!我不要被剃阴毛,我不要!”“现在由不得你了,剃掉阴毛只是对你的淫荡略施薄惩,今后你要是敢不听阿姨的话,阿姨还会有更加严厉的惩罚来羞臊你。”刮毛器在申美婷两腿间肆虐,很快便将那片幽深的丛林剃得光溜溜只剩粉白相间。

  “来,小骚货,把贞操带系上,阿姨要好好调教调教你对性欲的自我控制力,把你从堕落中挽救出来。”丁曼云说罢解开绑缚申美婷的绳索,并将其中勒紧胯下的两根抽了出来,但还未等申美婷被捆得酸麻的双手恢复正常,丁曼云又不知从哪摸出一副手铐,将这双手倒背着铐了起来。接着她将那副金属和皮革混制的贞操带强行套入申美婷的双脚。“不不,丁阿姨,不要!不要啊……又冷又硌的贞操带莆一系上身,申美婷就感觉不妙,拼命挣扎起来。“哼,这只是个开始,如果你今后想少吃苦头,就得乖乖听阿姨的话!”丁曼云说着将又窄又紧的贞操带用力上拉,贞操带前端的粗制皮革死死地扣住申美婷的阴户,更要命的是,贞操带胯下隆起一方冰冷而短小的金属突还要剥夺你的人身自由权起,浅浅地挤入蜜穴。“唔啊……”强烈的不适感渗着晕眩的诱惑袭来,申美婷忍不住哀羞地呻吟起来。丁曼云用一把银锁将贞操带锁在了申美婷的摇间,又轻轻褪下自己的连裤丝袜,将申美婷的嘴牢牢塞住,并轻轻拍打她的脸颊道:“好好享受一番吧,阿姨明天早晨再来。”
  屋内一团漆黑,但申美婷根本无法入睡。只要她稍微一动,贞操带前端粗硬的皮革就会将她的阴户和阴蒂磨得又痛又痒,而金属突起也会在肉缝中不断挤动,让她产生错觉,似乎一条金属鱼儿在她的蜜穴中游蹿。“天啊,好难熬。”申美婷垂泪忖道,口中还不时吸入混合着丁曼云汗气和体息的骚然滋味……
?